Welcome to道易品牌营销策划机构!

13521616277

联系我们

PRPULAR PUSH

ATTEN:
黄先生
phone:
13521616277
QQ:
2563813188
ADD:
深圳道易-北京道易-泉州道易

迪庆州品牌公司

author:道易品牌营销策划机构

【Font size: big medium smail

time:2020-09-14 13:39:02

本文由道易品牌营销策划机构提供,重点介绍了品牌公司相关内容。道易品牌营销策划机构专业提供西安品牌策划公司,品牌促销策划,品牌策划公司经营范围等多项产品服务。公司的产品服务被广泛应用于其专属行业,市场覆盖率高,售后保障良好,质量高,价格低。

品牌公司2年开了2000家店,名创优品的“金融游戏”还能玩多久不知道什么时候,这家名叫名创优品的“日本品牌”日用品商店开始陆陆续续的进入我们的视野:干净整洁的红白招牌,柔和亮堂的购物大厅,简单明快的商品风格,让人仿佛置身日本式的简约小资生活,顿感恬淡高雅、岁月静好。

不过,你要是知道这家店是一家彻头彻尾的中国企业,可能你就不会感觉那么舒服了。模仿日系风格不奇怪,但假冒日本品牌欺骗消费者,那丢的就是中国人的脸。

名创优品的老板叶国富,做小饰品实体店出身,却在短短一两年内让名创优品遍布全国,难道他除个人能力以外的资本为零?

若要这么说,嘿嘿,还真有点那么回事,不过却和想象中有那么一点不同,且听无马哥细细道来。

会装哔才有客:山寨霓虹国

“幸福感就是名创优品的秘密。每个人到我们店里买东西,会感到很幸福,好像身价上升了10倍、100倍,想买就买。”--名创优品创始人叶国富

各位读者,请问你们看到这样的表述之后,胃里是什么感觉?

招牌模仿优衣库,陈设模仿无印良品,价格模仿大创。这就是名创优品。

名创优品与优衣库logo对比图

名创优品和无印良品店面对比

然而,这家全身上下都散发着浓厚日本气味的企业,虽然口头上宣传自己是日本品牌,但事实上却是中国企业。

早有媒体报道揭露,名创优品日本总部的开业时间居然晚于名创优品在中国申请商标的时间,其在日本的企业名称数量多且叫法混乱,办公地址也有好几个,声称自己起源日本而日本人却几乎从来没听说过名创优品等等。

无马哥并不打算把这件事展开说,假洋鬼子的新闻已经不是一件两件了。关于名创优品的底细,网上扒得已不少了。

名创优品为啥发展得这么快?

无马哥今天想说的是,在一般人眼中,名创优品的开店速度是如此之快,目前在全国已有数百家门店,亚洲已有超千家门店,谁能想到这个品牌才诞生两三年呢?

那么一个很现实的问题便出现了,叶国富哪来这么多钱开店?

“笨啊!难道不会收加盟费吗?挣了钱再和别人一起分啊!”读者们是不是都使劲的敲一下无马哥的脑袋?

然而无马哥觉得,叶国富的想法恐怕不止这么简单。

我们先来分析下名创优品的利润构成。

据名创优品官网介绍,投资人加盟名创优品,每店需要支付品牌使用费15万、货品保证金75万以及装修预付金,并自己提供铺面,加盟商需要承担店铺租金、人工、电费、工商及税收费用。

名创优品方面则由公司装修队按照统一风格进行装修,费用由名创优品承担。(咦?上面不是说了加盟商要付装修预付金么?这不还是加盟商承担啊?)

按照其政策,名创优品全权负责运营店铺,并将营业额的38%返给加盟商,让投资者“躺着做老板”。

这么算下来,名创优品的收入来源包括两部分:一方面是加盟费(装修保证金估个30万不贵吧?合计120万好了),另一方面名创优品还能拿到62%的营业额分成,这笔钱扣掉商品的采购成本,也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看出啥端倪没?姑且不论商品毛利上的花头,即便名创优品在门店业务上一分钱不赚,光靠加盟费就能稳赚约15万,30万装修费里说不定还能“雁过拔毛”,而75万货品保证金又可以用来作为商品采购的流动资金。而加盟者呢?虽说38%看上去很多,但这个收益的高低直接与营业额挂钩,而加盟者需要承担的店租、人工、税费都是硬邦邦的绝对值,一旦店铺生意不好,光是经营成本就足以让加盟者鸭梨山大,而店铺生意不好对名创优品来说只是增加一点库存压力,凭其集团统一调度的能力,这点压力不算什么。

但是问题来了,对加盟商如此大的压力,为啥名创优品还能在短短两年时间里开出上千家门店?

叶国富的资本游戏

如果知道了名创优品创始人叶国富的另外一个身份,不少人可能就会恍然大悟了。

那就是P2B平台分利宝的老板。

作为P2B平台,分利宝的模式就是从个人手里筹资,再借给企业。

无马哥观赏了一下分利宝的网页,他们的产品绝大部分都是开店王和名创优品店的融资项目,融资金额普遍在50-100万元,给投资人的利率平均在8%左右。

由于开店王没有新标,无马哥暂时无法得知开店王的标的是否是新开名创优品店。但根据其官网对开店王的介绍,开店王是以借款人的现有资产作为抵押,从平台融资用于开设新店。

看到这里,一套无比机智的无风险资本套利模式逐渐被无马哥脑补出来……

名创优品以“年营业额700万起+38%营业额返利+当甩手掌柜”的诱人宣传口号成功吸引众多实体店小老板们关注。但名创优品是要走日系高大上路线的,不在CBD开店怎么行?

小老板们手头虽有点钱,但无奈CBD店租金贵啊,租了店铺但还要交加盟费100万,还缺一大截呢,怎么办?

没事!分利宝开店王来帮您!平均8%的年息绝对便宜!

开店一段时间后,小老板发现生意没想象中那么好,怎么办?

没事!分利宝又来帮您了!还是年息8%,够意思吧?

正因为有了分利宝源源不断的资金支持,名创优品的店才能够像雨后春笋一样的冒出来,不断的刷新人们的视线。而叶国富靠着上百万的加盟费兜底,开新店的成本几乎为0。

上面只是无马哥打个比方,开新店未必是名创优品,生意好也未必需要借钱。但无马哥的目的在于告诉大家,分利宝和名创优品这样的一个机制,是一个排除了己方一切风险并将其全部转嫁给对方的机制,以分利宝为基础,以名创优品为工具,大老板叶国富成为真正躺着挣钱的人!

无马哥用一张图简单解释下名创优品和分利宝的机制:

接触过零售行业的都知道,经营成本(店租、人工、税费)是相当大的一块成本,而且这块成本相当刚性、很难调节,比如一个门店,不管你生意好还是不好,你的店租、人工等主要支出都是那么多,不会因为你的生意情况而有所差别。

而商品成本就不一样了,生意好自不必说,生意不好就可以减少生产,也可以调配存货去生意好的店,只要关注着经营情况,就不会有太大的损失。名创优品全权负责运营,看上去是让加盟者当“甩手掌柜”,实际上是把最大的成本压力抛给了加盟商,自己只面对压力较小的那部分。

此外,如果门店出现资金链断裂的极端情况,叶国富则可以通过分利宝来排除自己风险:

分利宝上开店王项目借的钱要不回了——借款人的抵押资产可变现

分利宝上名创优品店融资项目借的钱要不回了——加盟商的保证金可以赔付

在这样的机制下,叶国富可以完全不用关心名创优品的运营,要挣钱只要关注采购环节就可以了。

名创优品不是要分38%的营业额给加盟商吗?那对于自己来说,只要保证商品到店价格是零售价的62%,就可以扯平成本。只要掌握好销售情况,不至于造成大量积压。

比如一件商品零售价10元,名创优品只要保证商品到店价格不高于6.2元就可以收支平衡。如果进价6.2元,售价10元,那么毛利率是61%,这个数字可以说是相当低了,不少商品从出厂到消费者之间层层加价到最后翻了好几倍的现象屡见不鲜。

因此,名创优品要通过压低成本价来获取利润可以说是相当容易的事。

最终,叶国富需要关心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加盟商的资金情况是否支撑得下去。然而名创优品店的经营状况完全掌握在叶国富手中,因此可以轻松判断加盟商的财务状况,提早做出因应,避免在分利宝上出现兑付困难的情况。

分利宝不出问题,用户的资金就会源源不断的进来,这样名创优品就不会出问题,自己才有钱赚。

综上所述,叶国富的这个模式,核心在于几乎不用花自己一分钱,就能快速推广自己的品牌,同时通过转嫁成本和风险的机制,避开了绝大部分的风险,将自己能面对的压力降到最低,从而实现利润的最大化。

无马哥不得不说:叶老板,您真机智!太厉害了!!

违规疑云

不过俗话说得好,“步子迈太大,容易扯到蛋。”为了最大限度的拉来客户,叶国富老板也算是绞尽脑汁,但却屡屡违规。

正如名创优品傍优衣库、无印良品等大牌一样,分利宝也是一模一样的招数——傍大牌。

首先无马哥要更正一下,分利宝的真正名字其实是“光大分利宝”。无马哥之所以要去掉光大二字,因为它实在是太容易引起误会了,而分利宝傍的正是“光大”这块金字招牌。

上图可以看出,分利宝的logo在色调和搭配上都和光大银行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同时在官网显著页面宣称“央企光大入股”,不明就里的人还真以为是光大银行集团参股,无意间提高了对分利宝的好感度。

无马哥了解到,浙江光大发展总公司确实曾经是分利宝股东,也确实是光大集团的成员企业。但工商资料显示,光大发展总公司最早在2014年3月最晚在2015年8月已经撤资,而分利宝平台是在2015年9月上线。也就是说,分利宝跟光大一点关系都没有。根据工商信息,分利宝98.5%的股权在广东塞曼投资手中,而广东塞曼98%的股权又属于叶国富,因此“光大分利宝”基本上可以说就是叶国富的个人公司。

2016年2月,光大也出了一则通知,撇清其与分利宝的关系。品牌公司

然而直到今天,分利宝的官方页面上仍然宣称“央企光大入股”。如此明目张胆的虚假宣传,请问还有没有人管了?(有微博的盆友麻烦帮无马哥艾特一下光大集团,谢谢)

如果光大属于“无辜躺枪”,那么下面这一位该怎么说呢?

无马哥注意到,叶国富曾同知名财经专栏作家吴晓波一起“谈笑风生”。品牌公司

“名创优品撕掉了最后的一层纸,即零售终端价格的虚高,一是渠道的陈旧与沉重,二是品牌商对价格的贪婪控制,把这两个打掉,价格的空间就突然出现了。竞争的要点也许真的不在线上或线下,而是工厂到店铺的距离。”

上面这段话是吴晓波对于名创优品的评价,其与叶国富的谈话都是围绕着上面这段话展开的。在对话中,吴晓波狠狠的把叶国富的名创优品夸了一番。

无马哥感到奇怪的是,谈话的内容都是老生常谈,无非就是讨论互联网时代的实体经济成本压缩应对之法,以及称赞叶国富如何最大程度的压缩了成本。

但当我们了解了名创优品和分利宝的运作机制后就可以明白,这个模式只是将很大部分刚性成本转到了别人身上,并不是让这些成本凭空消失。

真正压缩掉的成本也只是工厂到店铺的成本,而这些其实很多人早就在做,完全谈不上是一个创新的模式。

但叶国富区别于其他“创新者”的,是懂得通过金融手段(分利宝),不用花自己一分钱就能将企业做起来,而且可以利用金融手段来解决资金问题。

无马哥也没少看吴晓波老师的文章,觉得吴晓波不太可能不明白这些,但为何只提名创优品而不提分利宝呢?

或许,这也只是叶国富老师提升自己名气的办法之一吧。有了名气,才有一切。

不过,分利宝和名创优品都是叶国富实际控制的企业,在自己的平台上吸纳资金为自己的旗下品牌输血,是否有自融的嫌疑呢?

表面上看,是没有直接的关系。比如分利宝的名创优品项目,借款者并非名创优品或叶国富,而是那些开店的企业或企业主,看起来确实不符合“自融”的定义。

但实质上,这个“自融”恐怕只是拐了个弯而已。

名创优品官网显示,此品牌归广东葆鸣贸易有限公司全权运营。根据工商信息,葆鸣贸易有两大股东:郑明勇和叶涛,没有叶国富。

但是巧合的是,无马哥在由叶国富实际控制的塞曼投资旗下的另一家子公司——人人金服控股集团的董事名单中,赫然发现了郑明勇和叶涛的名字。

如果葆鸣贸易的郑叶二人并非人人金服的郑叶二人,那么可以不认为叶国富涉嫌自融;如果是,那么葆鸣贸易就是分利宝的关联企业,名创优品就是分利宝的关联方,分利宝为名创优品融资就属于违规自融。

这个问题,恐怕只有叶老板才能说清楚了。

叶国富曾对媒体放言,“今天中国有99%的人还看不懂名创模式,包括你也看不懂它。”

抱歉,无马哥看懂了。

本文为“无马金融”原创,未经授权不可转载

内容合作请联系微信:wangcai006